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

作者:Post:2017-04-17 20:17

上学那会儿读过王维的一首诗,其中有一句让我时常遐想到那样的场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该是什么样的一个地方能有这样的起,承,转,合。后来我也到过一些人迹罕至的地方,也看到了很多不为人知的风景,可始终没有达成过一种我所想历尽艰辛后的相逢。直到去年,我去了一片高山草甸。我觉得我应该找到了。

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甸
不止有篝火,关键还有可乐

Fairy Meadows,就是这里

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甸
这里充满了拍摄风光大片的所有元素,只等好运

  提起巴基斯坦,能在我们脑中快速想起的代名词无非是塔利班,巴铁,中巴友谊公路,乔戈里峰这些。Fairy Meadows是什么地方,我想大部分人没有听说过,但提起南迦帕尔巴特雪山(Nanga Parbat)您或许有所耳闻,这座海拔8125米的世界第九高峰位于喜马拉雅山脉的西境尽头, 其登顶的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三十以上,所以也被称为“杀人蜂”。但今天的主角不是它,我们也不讲杀人蜂的故事。

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甸
在fairy meadows随意打开小木屋每一扇窗户,每一扇门都是如此景象

  当我第一次看到这儿,马上意识到Fairy Meadows的地理位置所在可谓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惊叹与惊喜,因为你很难想象在前6个小时里所看到的场景元素并伴随生死一线的体感能和这里的所有一切画等号。我相信前面说到“相逢”这个词,对于每一个曾经看到过或者即将看到这个高山草甸牧场的朋友们再合适不过。也正因为有了这颇为艰辛的寻访过程才得以换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甸
我能坐在这面朝雪山发一整天的呆

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甸

  我们一行人从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出发经中巴友谊公路-喀喇昆仑highway,中间还路过了本拉登被刺杀的小镇,于第二天中午到达吉普车换乘点。从地形图上看Fairy Meadows隐匿在大山深处,所有想去这里探索的人都要来这个吉普车换乘点换车继续进山。后来走过这条换成线路才知道原来只有这里的人才能有胆量驾驭这死亡之路,也只有轴距够短的吉普车才能确保顺利通过这些死弯。从换乘点换车后还需要大概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到达通往Fairy Meadows的徒步起点Tatuu村。此时已从海拔2000米上升到2900米,地貌也从荒芜看到少许植被。这里开始再需要徒步四到五个小时就可到达海拔3500米的高山草甸牧场。先别急着向往,当您看完下面的视频和照片后再决定是否要来,这里确实是风光摄影师和户外爱好者的天堂,却不适合一颗脆弱的心脏。

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甸

  巴基斯坦政府规定凡进入北部地区的中国游客无论去哪,全程配备军警持枪护送。巴铁,就是这么铁。

爱之初体验

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甸

  这是我用手机拍下的第一张fairy meadows印象。一扇木质推门,上面写着欢迎,迎面朝我们走来的是一位当地牧民,他说从远处就看到我们上山是特意来打招呼的。他也是这片牧场仅有能讲流利英文的其中之一,我开口就问:“这里有商店吗,有卖可口可乐吗?”

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甸
我是那种可以少带一支镜头也不愿少带一瓶可乐的户外人,懂的人自然懂。

  一口可乐下肚,坐在长椅上望着这片世外桃源,我才慢慢静下来想想刚才的路,和现在所看到的,简直不可思议,不敢想象自打从伊斯兰堡出来看到满眼的荒芜和刚才寸草不生的烂路深处竟然有这么一片土地。

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甸

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甸

  还听那位牧民大哥说这地方其实属于塔利班势力范围,只有一山之隔。这也是为什么北部地区会有军警护送,之前在来的路上已经被军警车送了一路了其实。这里很多人都配有枪支也是为了防患于未然。当地人世代放牧为生,静谧安详。

发现·探索

  起初这里是没有这些小木屋住的,来这儿的人都是在草场上直接搭起帐篷,后来政府为了更好的开发旅游资源建起了这些hut,当然也可以选择不住仍旧在草场上搭帐篷。这里也会给游客提供便利的小商店,主要出售可口可乐。最佳游览季节是每年的七,八月份。可惜我们所去的三天时间里时处满月,又加上一到夜晚就起云,也就没要看到拍到星空银河的照片,想必那将又是一场视觉革命。只有在第一个夜晚小木屋无云方向看到一些星星,这或许是会是我再去的理由之一。

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甸

  现在看来,在这里搭帐虽然惬意,但这些小木屋的位置让我会义无反顾的选择住进去,因为站在门口随时可以看到正前方Raikot冰川,以及冰川尽头的南迦帕尔巴特的北坡。

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甸
左侧为Raikot冰川,正前方是南迦帕尔巴特北坡

 

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甸
现场实拍

  我们在这里的计划是住两晚三个白天,期间还会前往南迦帕尔巴塔大本营参观,并徒步至冰川深处拍摄,第二天白天大家一致决定哪也不去,就在这里喝喝可乐,晒晒太阳,看看雪山。这才是正确打开Fairy Meadows的方式。第二天的日初日落我和Thomas则又绕到木屋后面的那片湖泊守候,虽然没看到理想化的日照金山,却也被一些琐碎的画面感染而感到快乐。

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甸

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甸

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甸

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甸

  这里有当地最流行的板球运动,也有很前卫的同志运动,听不懂我在说什么,请注意画面右侧,放大给你看。

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甸
其实你又想歪了,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纯洁的兄弟情友谊

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甸
雪山倒影

 

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甸
这两个小木屋供应热水洗澡,高山浴室

  接下来的一天我们按计划徒步南迦帕尔巴特大本营,但因为天气的原因只走了一半就返回了。论观赏南迦帕尔巴特雪山这里才是最佳的view point。

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甸

有一个地方——杀人蜂脚下的隐世高山草甸

  正应了那句话:路就在脚下,山就在哪里,它不过来,那我就在这看吧。徒步一直沿着冰川边缘走,这一天仍然有村支书兼军警持枪护送。当晚返回我们还趁着篝火要了一只烤全羊,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人杀羊不用牛刀,直接拿了一把五四手枪解决,这期间我还花了20美刀买了子弹过了原生态射击瘾。

// 相关文章